随后该厂的TDI装置改用小反应器进行间歇式生产,同期MDI价格累计上涨53美分/磅(约合1168美元/吨)

来源:未知作者:简介 日期:2020/02/12 05:53 浏览:

摘要:虽然东北亚的异氰酸酯生产商将会为沙特Sadara进入市场而苦恼,他们中东的客户则很可能欢迎情况的到来,认为将对市场供需关系带来变革。   虽然东北亚的异氰酸酯生产商将会为沙特Sadara进入市场而苦恼,他们中东的客户则很可能欢迎情况的到来,认为将对市场供需关系带来变革。  Sadara化学公司是美国陶氏化学和沙特国营能源公司Aramco的合资企业,据该公司之前的发布的官方消息,其位于朱拜勒的化工复合体拥有共26个上下游制造工厂,产能共计每年300万吨。  当前东北亚和欧洲的货源占据了中东异氰酸酯供应面的大部。东北亚贡献超过世界TDI和聚合MDI总产能的一半。  伊朗Karoon石化公司为其国内市场主要的供应源,拥有一台4万吨的TDI装置并于最近在马赫沙尔港西南石化经济特区投产了一台4万吨的MDI装置。  中东其他地区则遭受到欧洲供应量下降的影响,减少了来自欧洲的进口并在最近数月内转为采购来自东北亚产品。  Sadara的到来将可能颠覆当前的市场动态,其TDI和MDI产量将主要供应中东和北非地区。这意味着其异氰酸酯产品将以较低的运费和运输时间进入市场,成为当前大多来自亚洲的货源的强力竞争对手。  据供需数据库显示,至2020年中东MDI产量将从零开始达到占全球总产量的5.1%,中东TDI产量则将从现在的世界总产能的1%达到7%。  戏剧性的一年  对于东北亚生产商来说情况则是趁着太阳还在赶快晒衣服,他们已经预见市场将会在未来出现供应过量并确信价格也将在这种压力下降低,很可能导致一些生产商被迫闲置或关闭工厂。  预计2020年TDI世界生产将达到331万吨而消费预计则比这个数字低很多,为225万吨。  2016年是中东TDI价格剧烈变化的一年。仅在一年内TDI价格跌破历史最低点而后在10月又疯涨打破史上最高纪录。从11月开始TDI价格开始缓慢下降,但情况并没有扭转。当前TDI价格仍高于10月猛涨开始之前起点价位。  实际上TDI价格自从今年1月在CFRGCC(海湾合作会议所定的成本运费价)3200美元/吨价位触底后就开始反弹,原因来自全球供应开始偏紧。中东厂商已经在讨论价格重新达到去年10月、11月顶点的可能性。  聚合MDI价格也在2016年晚期开始上涨,不过涨幅并没像TDI那么戏剧化。聚合MDI价格曾一度达到2100美元/吨,这是自2014年6月以来的最高价。聚合MDI价格现已下降,但仍有支撑力度。不过1月19日开始的一个星期内,价格又再次由于原料纯苯价格上升造成涨价。  一些市场参与者称他们认为TDI市场将在价格达到CFRGCC3000美元/吨时达到平衡状态。而聚合MDI价格则将稳定在CFRGCC2000美元/吨左右。  市场消息称TDI和聚合MDI价格将在Sadara异氰酸酯工厂开产后大幅下降,同时还指出巴斯夫的路德维希港工厂也将是中东供应的另一个可能货源。  该德国工厂于2016年晚期发生故障停产前,年产TDI30万吨。巴斯夫于去年11月23日宣布该工厂TDI由于未说明的生产问题不限期停产。不过巴斯夫今年2月13日又出乎意料地宣布该TDI工厂将在“数周内”复产,产能将比原来小。该工厂初步预计将于5月或6月开始生产。    一个欧洲市场消息源称“很多人等巴斯夫这个新工厂正常投产已经等了很久。”  过度拥挤,过度供应的市场  虽然巴斯夫的这个德国TDI工厂不太可能供应亚洲市场,其产出很可能走入中东和非洲,和Sadara的主要目标市场重叠。  同时聚合MDI市场方面,世界最大的供应商是中国万华化学,其产能来自三个设施总计180万吨。万华也在考虑生产TDI,不过具体开工时间仍不明确。  Sadara的聚合MDI工厂将为整个聚合MDI市场带来每年40万吨的增量。全球MDI产能预计在2020年将达到865万吨,而消费则将达到655万吨,当前有足够证据说明价格将会在未来软化。据厂商称,一般的MDI工厂产出包括70-80%的聚合MDI和20-30%的改性MDI或纯MDI。  Sadara将会进入一个大体上过度拥挤过度供应的市场,而市场的关键点就在于中东。这个地区当前没有异氰酸酯生产商,买方基本依靠进口货源取得原料,不管是从东北亚还是从欧洲。  导致价格多次上涨的本质原因是Sadara的异氰酸酯投产被多次推迟。该朱拜勒生产基地将包括两个工厂,一个年产20万吨的TDI工厂和一个年产40万吨的聚合MDI工厂。聚合MDI投产预计于2017年中投产,届时有该公司的一批下游衍生物工厂也将同时投产。TDI工厂则预计最早也将在2017年晚期投产。“我当然担心(Sadara的投产)了,”一个东北亚生产商称,“不过我个人认为还会出现更多推迟。”  路德维希港市场情况  TDI价位减轻了路德维希港工厂的停产影响。  巴斯夫德国TDI工厂与2016年11月因反应器故障而停产,不过巴斯夫CEOKurtBock于2月24日称停产所造成的冲击由于强劲的市场价格所减缓。  巴斯夫在其他地点也有TDI工厂,其中包括德国施瓦茨海德,因而虽然其期间路德维希港30万吨工厂停车,巴斯夫也没有错过从当前强力TDI价格形势中获取利润的机会。施瓦茨海德工厂曾在2016年4月路德维希港投资确定后计划关闭,但由于新工厂产量上升过程比预计要慢,工厂关闭计划被推迟了。  据巴斯夫发言人本周五称,巴斯夫的长期计划仍是路德维希港工厂产出达到产能后就关闭施瓦茨海德工厂,不过这个过程用时可能会超过一年。该公司在2月还宣布了路德维希港工厂近期将要复产,但产量将受影响。巴斯夫在荷兰安特卫普工厂还有一个备用反应器,是其欧洲异氰酸酯生产的关键基地,据Bock称该设施正在转移安置于路德维希港工厂的过程中。  这台新TDI反应设施的运输时间意味着路德维希港工厂在2018年前将不会达到计划产能。 (来自:中塑在线)

TDI价格的飙升是由大量的停车和不可抗力造成的,特别对中东造成了影响。TDI供应也因工厂在2014-16年停车而受到限制。由于巴斯夫和Sadara的工厂没有开工,情况没有改善。如果巴斯夫的负荷提高到80%或更多,销售2

3个月,欧洲和中东的价格将面临下行压力。Sadara工厂如果有任何大量产出,将对中东市场产生影响。

随着新产能投产和其它停车也即将结束。在2022年之前,预计没有新的TDI产能增加,到2021年,不断增长的需求将会增加开工率。

TDI市场非常稳定,五大生产商控制着70%以上的市场。巴斯夫(BASF)和同行德国科思创是全球最大的两家产商。

上周五,巴斯夫的首席执行官,Martin Brudemuller说:“TDI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看到了特殊的情况,现在将恢复正常。我们在全球有大量供应,当然我们必须调整我们的交易量。”

该公司首席财务官,Hans-Ulrich Engel补充称:“异氰酸酯的生意将必须正常化,但其上升周期要比预期的更长。但我们看到……亚洲TDI的(利润率)在下个月可能会正常化。”

拥有30%的全球市场份额的科思创,由于2017年异常紧张的TDI市场,获得了5亿美元的利润。

预期这将持续到巴斯夫开工使市场正常化为止。

7月26日,科思创公布了今年第二季度的业绩增长,尽管有迹象显示,部分聚氨酯产品的高价已开始正常化,公司还是将2018年的业绩预期上调至2017年的水平之上。

科思创表示:“目前有迹象显示,某些产品领域的市场价格正在正常化,尤其是软泡塑前体TDI。”

从2017年开始,高额的TDI和MDI利润率使那年的EBITDA同比增长70.6%,至 34亿欧元。从2018年的前六个月的业绩来看,科思创表示今年可能会超过去年。

环球塑化网讯:

“我们将为客户提供巴斯夫全球TDI生产网络服务。”

巴斯夫年产30万吨的TDI工厂2015年年底投产后,2016年11月由于反应器受损,不得不停产。随后该厂的TDI装置改用小反应器进行间歇式生产,产量大大减少。该厂和沙特阿拉伯萨达尔(Sadara)公司年产20万吨的装置一直很受市场关注,人们原本期待在2014——2016年其他TDI装置关停时这两套装置能够满足市场供应。

据悉,BASF工厂占全球每年约300万吨TDI产能的10%左右。

图片 1

产能为30万吨/年的新装置在2017年5月上线前曾由于一个反应釜受损而于2016年11月下线,并计划于2018年进行全面检修。

图片 2

在巴斯夫德国路德维希港的TDI工厂重新启动后,市场将从持续的供应紧张状态转向产能过剩,并降低运营利率,全球价格可能进一步下跌。

市场人士分析称,造成2017年TDI供应极度紧张的原因主要是巴斯夫在德国路德维希港新建的30万吨/年TDI工厂延长停工,以及沙特沙达尔在朱拜勒新建的20万吨/年TDI工厂延迟投产。这两套TDI厂产能约占全球总产能的15%,它们的意外缺席市场造成了全球TDI市场的供应紧张,导致2017年价格连续上涨。

中国德富塑料网讯:一月,巴斯夫将其路德维希港工厂的甲苯二异氰酸酯生产关停,该德国化工领头企业的一位发言人在周二晚些时候表示生产将于第二季度恢复。

TDI市场高度集中,5大生产商占据全球70%以上的市场份额。巴斯夫和科思创是全球最大的两家生产商。巴斯夫首席执行官薄睦乐近日表示:“全球TDI市场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状况频出,现在正在恢复正常。我们在全球有大量供应,当然必须调整我们的交易量。”该公司首席财务官Hans-Ulrich Engel补充称:“异氰酸酯的交易正趋于正常化,其上升周期要比预期的更长。亚洲TDI装置的利润率下个月可能会正常化。”

全球TDI市场一直依赖于这个工厂的开工,加上沙特阿拉伯Sadara公司每年20万吨的产能,以平衡2014-16年其他设施关闭后的供需。

北美地区TDI买家也注意到,家具和床品行业对异氰酸酯的消费有所放缓,汽车行业的需求在经历了连续几年的快增后进入了预期下降通道。在北美MDI市场,聚合级MDI(PMDI)和单体级MDI(MMDI)出现了一个显著价差。PMDI供应已出现过剩,特别是供应担忧问题缓解和来自亚洲货物增加后已产生价格下行压力。与此同时,MMDI供应仍然紧张,导致MMDI价格继续上涨,并扩大了MMDI相对于PMDI的溢价。

市场参与者将供应紧张归咎于路德维希港工厂自再次启动以来开工率始终不明,从而推动价格上涨。

然而,巴斯夫和萨达尔的TDI装置未能如期平稳投产,加上一系列其他的停工和不可抗力事件加剧了全球TDI的供应紧张局面,导致全球TDI价格飙升,与原料甲苯的价格差距拉大。直到今年6月,随着巴斯夫在德国的TDI装置受损部件修好开始重新全面启动,才引起市场价格下行。该厂占全球每年约300万吨TDI产能的10%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