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2000万元规模上注塑企业,进行企业转型升级

来源:未知作者:新普金 日期:2020/04/19 01:19 浏览:

摘要:注塑是大溪镇三大支柱产业之一,在全镇的经济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大溪镇也有“全国日用塑料之乡”的美称,然而,近年来诸多要素制约着行业发展,要想实现新突破,必须寻找新路子新方法,如何助推注塑行业转型升级,成了大溪镇的政协委员最关注的问题之一。5月18日至22日,政协大溪镇联络处组织部分政协委员,分批次对辖区内的注塑企业进行走访调研。   大溪镇共有注塑企业约400家,其中2000万元规模上企业27家,2014年实现规上产值约8亿元,同比增长0.72%,占全镇规上工业产值的6.17%。  天冠塑料制品有限公司是大溪镇最大的注塑企业,以生产日用塑料为主,产品销往世界各地。企业负责人告诉委员们,近几年企业的发展压力比较大,主要原因是日用塑料竞争激烈、生产场地扩展难、产品档次有待提高等,企业也正在通过转型升级,谋求新的发展。    委员们还走访了科迪、三明、丰利莱等注塑企业,发现由于产品档次低、行业竞争激烈、用地用电要素制约等原因,注塑行业发展趋缓,不得不进行转型升级。    委员们认为,大溪镇的注塑企业大都生产日用塑料产品,这一区域的准入门槛过低,导致同类产品竞争进一步激化,且渐成无序化。注塑企业谋求转型升级,应当从产品的转变着手,从传统的日用塑料转向科技含量较高的工程塑料和特种塑料,从而更新设备、提升技术,提高市场竞争力。    委员们表示,他们会继续开展对注塑行业的调研,最终形成科学合理的提案,为党委、政府正确决策提供参考,助推行业转型升级,实现新发展。 (来自:温岭日报)

摘要:曾经的殊荣,今日的瓶颈,企业如果因曾经获得荣誉就不思进取,止步不前,就只能原地踏步甚至倒退。“中国日用塑料之乡”也因上述问题而一度难以取得突破,后来积极探索发展之路,进行企业转型升级,如今已初现成效。   1978年初,温岭市大溪镇大溪小学校办厂购置了3台25克注塑机生产牙膏盖,后因转产变卖机器,其中1台卖给了大溪村的金庆行。金庆行又从舟山购置了1台125克注塑机,创办了该镇第一家注塑个体企业,生产塑料篮,获利颇丰。当地人纷纷仿效筹资购机生产。从此,大溪镇开启了产销日用塑料的新时代,注塑业也成了该镇仅排在泵与电机产业后的第二大支柱产业,并在2008年被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授予“中国日用塑料之乡”的殊荣。左边传统注塑机与右边全自动注塑机生产流水线形成鲜明对比    然而,随着科技进步和社会发展,原先让该镇引以为傲的注塑产业暴露出了产品单一、企业“低、小、散”、科技含量不高等问题,成了阻碍产业发展的“拦路虎”。近年来,该镇政府和企业一起,探索与实践转型升级之路。12月1日至2日,笔者连续走访了当地政府和相关企业,了解企业转型升级的具体情况。  原先的优势成为现在的劣势    说起大溪的注塑,大多数人首先就会想到脸盆、塑料篮等简单的生活用品。这些在90年代和2000年初期最畅销的商品发展至今,由于技术含量低,每个地方都能生产销售,以前的畅销货也失去了优势。而随着工业塑料、航空塑料、环保塑料等新型塑料制品的冲击,传统的大溪注塑企业正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浙江注塑城”又名“浙江鸿达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2年,占地50亩,拥有建筑17幢,面积达38000平方米,聚集着166家注塑生产企业。这里在2000年成为全国最大的日用塑料制品生产销售基地。    叶安春是首批在注塑城办厂的老板之一。在他的企业里,可以看到典型的“注塑城模式”。只见建筑的前半部分为商铺,简洁的展架上摆放着脸盆、塑料篮、鱼筐等产品,后半部分则为厂房,两名工人操作着一台注塑机,一件件商品就这样被生产出来。    “93年刚起步的时候,这里的产品很畅销,不但国内市场需求量大,而且还出口东南亚、东欧及俄罗斯等市场。老板们的日子也都过得很滋润。”叶安春回忆起注塑城刚成立时的场景,一脸的幸福。    “这里没有大规模的企业,都是一到两台注塑机的居多,产品的技术含量低,后续研发又跟不上,虽然生意还是蛮好,但是原先的‘领头羊’地位没了,后来,山东、江西等外地企业纷纷模仿我们的产品,导致整个市场竞争激烈,价格战异常惨烈,很多企业适应不了的,要么外迁,要么关闭。”叶安春对现在注塑城里的企业的生存状况充满了担忧。    笔者还从该镇消防、安监等部门了解到,注塑城里的企业多为“低、小、散”,先前存在侵占消防通道、“生产、仓储、住宿”三合一等安全隐患。2013年开始,该镇对注塑城进行了大刀阔斧地安全隐患综合整治,才让整个园区的安全状况得到较大的改善。    “这里的企业也想转型升级,走出一条新的发展之路,目前,最缺的是场地和人才。”叶安春也和注塑城的其他老板一样,都想着把企业做得更强更好。  规上企业成为转型升级主力军    在大石一级公路高田村至上新建村附近的注塑工业园区,一幢幢崭新、高大的厂房林立,这里分布着天冠、丰利莱、双峰等2000万元规模上注塑企业,有的年产值更是过亿。    天冠塑料制品有限公司是一家综合性的塑料制品生产企业,公司创建于1987年,占地面积29800平方米,拥有500克-40000克大型注塑机30余台和200名专业工人的生产线,年产量能达到1.5个亿,已成为本地的骨干民营企业,在日用塑料行业中一枝独秀。    “这台40000克的大型注塑机应该是大溪镇引进的第一台同等质量机型,那时候足足花了500多万元,不过,它最后制造出来的大型塑料垃圾桶,在市场上反应非常好,还走进了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公司负责人赵守平指着一台体型庞大的机器说。    “天冠”是从“低、小、散”的家庭作坊发展成为如今的行业龙头的,说起“天冠”转型升级的秘诀,赵守平反复诉说着“加大投入、更新设备、引进人才、强化自主品牌”这几个关键词。    在“天冠”厂房的后面,就是仁和宝家居用品有限公司,和注塑城里的大部分企业一样,生产脸盆、塑料篮等小件商品,然而,它又跟它们有着极大的区别,它的产品走进了沃尔玛、家乐福、华润等超大型连锁超市,并且受到欧美等发达国家的青睐,这得益于公司的产销研发一体化战略。    “近年来,公司运用新型管理模式,施行产销分离的成本核算及 考核模式,改变了原始传统的家族式管理模式。此外,公司也引进了大量的设计、销售等方面的人才,夯实了人力资源。”该公司销售经理陈海粟说。2012年,在上海注塑行业打拼了9年的陈海粟,被公司作为高端人才引进。    在车间,笔者没有看到需要2个人操作的传统注塑机,取而代之的是不停挥舞着机械手的全自动注塑机。今年9月份,该公司把所有设备进行了更新,实现了生产全机械化,从倒料、成型、取货等各个环节,节省了极大的人工成本,还提高了产品的质量。紧接下来,该公司将研发生产《稻草熊》系列产品,不断扩大品牌影响力。    在转型升级的路上,像“天冠”、“仁和宝”这样的规上企业成为了主力军。  政府帮扶转型升级初显成效    注塑产业的发展难题,早已引起了该镇政府的关注,该镇也一直在帮助企业顺利实现转型升级。    该镇相关负责人告诉笔者,帮扶企业进行转型升级的第一步就是安全隐患整治,只有在安全的生产环境下,才能谈发展。不然,一起事故就可以毁了企业的多年心血。镇里对存在安全隐患的企业采取限期整改、关停等措施,并引入安全生产标准化建设体系,提高企业的安全指标。    此外,该镇对“低、小、散”企业采取关停一批、孵化一批的策略,坚决淘汰掉不符合市场规律和法律的企业。原先全镇的注塑企业超过700家,现在精简到了400多家。虽然数量少了,但质量提高了,很多企业都加入到了2000万元规模上企业行列,目前该镇已有2000万元规模上企业27家,2014年实现规上产值约8亿元,同比增长0.72%,占全镇规上工业产值的6.17%。    为了鼓励企业进行转型升级,该镇在土地指标极其紧张地情况下,专门为发展潜力巨大及规上龙头企业安排用地,也就是说,企业不主动谋发展,将很难拿到土地。目前,该镇已建有4个注塑工业园区,占地800多亩。  总而言之,该镇在近年来主要通过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引导企业加大科技投入,增强自主创新能力,使得日用塑料行业规模持续壮大,产业集聚不断加快,配套企业日益完善,最终形成产业链完整、社会化协作、专业化生产的产业格局。 (来自:中国台州网)

摘要: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每个行业都遵循这样的规律,大溪注塑本来是畅销商品,随着工业现代化的发展,大溪注塑渐渐失去优势,面临巨大的挑战,转型升级是必须做出的选择。 政府帮扶 大溪注塑转型升级迎来第二春  优势变劣势,曾经的风光不再    说起大溪的注塑,大多数人首先会想到脸盆、塑料篮等简单的生活用品,这些在上世纪90年代和2000年初期畅销的商品发展至今,由于技术含量低,每个地方都能生产销售,渐渐失去了优势。而工业塑料、航空塑料、环保塑料等新型塑料制品带来的冲击,更是让传统的大溪注塑企业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浙江注塑城”又名“浙江鸿达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2年,占地50亩,拥有建筑17幢,面积达3.8万平方米,聚集着166家注塑生产企业。这里在2000年成为全国最大的日用塑料制品生产销售基地。    叶安春是首批在注塑城办厂的创业者之一。在他的企业里,可以看到典型的“注塑城模式”。只见建筑的前半部分为商铺,简洁的展架上摆放着脸盆、塑料篮、鱼筐等产品,后半部分为厂房,两名工人操作着一台注塑机,一件件商品就这样被生产出来。    年企业刚起步时,这里的产品很畅销,不但国内市场需求量大,而且还出口东南亚、东欧及俄罗斯等市场。那时候,老板们的日子过得很滋润。”叶安春回忆起注塑城刚成立时的场景,一脸的幸福。    “这里没有大规模企业,一到两台注塑机的居多,产品的技术含量低,后续研发又跟不上,虽然生意蛮好,但是原先的‘领头羊’地位没了。后来,山东、江西等地的企业纷纷模仿我们的产品,导致整个市场竞争激烈,价格战异常惨烈,很多企业适应不了,要么外迁,要么关闭。”叶安春对现在注塑城内企业的生存状况充满了担忧。    笔者还从该镇消防、安监等部门了解到,注塑城里多为“低、小、散”企业,曾经存在着较为严重的侵占消防通道、“生产、仓储、住宿”三合一等安全隐患。2013年开始,该镇对注塑城进行了大刀阔斧的安全隐患综合整治,整个园区的安全状况才得以较大改善。    “这里的企业也想转型升级,走出一条新的发展之路。但目前,最缺的是场地和人才。”叶安春和注塑城的其他企业家一样,都想把企业做得更强更好。    规上企业,转型升级主力军    在大石一级公路高田村至上新建村附近的注塑工业园区,一幢幢崭新、高大的厂房林立,这里分布着“天冠”、“丰利莱”、“双峰”等2000万元规模上注塑企业,有的年产值过亿元。    天冠塑料制品有限公司是一家综合性的塑料制品生产企业,公司创建于1987年,占地面积2.98万平方米,拥有500克-40000克大型注塑机30余台和200名专业工人的生产线,年产量能达1.5个亿,已成为本地的骨干民营企业,在日用塑料行业中一枝独秀。 “这台40000克的大型注塑机,应该是大溪镇引进同等质量机型的第一台,那时候足足花了500多万元。它制造出来的大型塑料垃圾桶,在市场上反应非常好,还走进了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公司负责人赵守平指着一台体型庞大的机器说。    “天冠”是从“低、小、散”的家庭作坊发展成为如今的行业龙头的。说起“天冠”转型升级的秘诀,赵守平反复诉说着“加大投入、更新设备、引进人才、强化自主品牌”这几个关键词。    在“天冠”厂房后面,是仁和宝家居用品有限公司。和注塑城里的大部分企业一样,他们生产的也是脸盆、塑料篮等小件商品。但是,与那些企业不同的是,“仁和宝”生产的小件商品走进了沃尔玛、家乐福、华润等超大型连锁超市,并受到欧美发达国家的青睐。这得益于公司的产销研发一体化战略。    “近年来,公司运用新型管理模式,施行产销分离的成本核算及考核模式,改变了传统的家族式管理模式。此外,公司也引进了大量的设计、销售等方面人才,夯实人力资源。”该公司销售经理陈海粟说。2012年,在上海注塑行业打拼了9年的陈海粟,被公司作为高端人才引进。    在车间,笔者没有看到需要两个人操作的传统注塑机,取而代之的是不停挥舞着机械手的全自动注塑机。今年9月份,该公司更新了所有设备,实现了生产全机械化,从倒料、成型、取货等各个环节,节省了极大的人工成本,还提高了产品的质量。接下来,该公司将研发生产《稻草熊》系列产品,不断扩大品牌影响力。    在转型升级的路上,像“天冠”、“仁和宝”这样的规上企业成为了主力军。    政府帮扶,产业新格局初显    注塑产业的发展难题,早已引起了大溪镇政府的关注,该镇也一直在帮助企业实现转型升级。    该镇相关负责人告诉笔者,帮扶企业进行转型升级的第一步就是安全隐患整治,只有在安全的生产环境下,才能谈发展。不然,一起事故就可以毁了企业的多年心血。镇里对存在安全隐患的企业采取限期整改、关停等措施,并引入安全生产标准化建设体系,提高企业的安全指标。    此外,该镇对“低、小、散”企业采取关停一批、孵化一批的策略,坚决淘汰掉不符合市场规律和法律的企业。原先全镇的注塑企业超过700家,现在精简到了400多家。虽然数量少了,但质量提高了,很多企业加入到了2000万元规模上企业行列。目前,该镇已有2000万元规模上企业27家。2014年实现规上产值约8亿元,同比增长0.72%,占全镇规上工业产值的6.17%。    为了鼓励企业进行转型升级,该镇在土地指标极其紧张地情况下,专门为发展潜力巨大及规上龙头企业安排用地。也就是说,企业不主动谋发展,将很难拿到土地。目前,该镇已建有4个注塑工业园区,占地800多亩。    近年来,该镇通过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引导企业加大科技投入,增强自主创新能力,使得日用塑料行业规模持续壮大,产业集聚不断加快,配套企业日益完善。一个产业链完整、社会化协作、专业化生产的产业格局,正在逐步形成。 (来自:台州日报)

中国报告网提示:低端发展乏力日用塑料业呼唤“头羊”

“近几年,炼油过剩问题越来越严重,很多企业开工率仅为60%—70%,甚至更低。无论从提高能效角度,还是从经营效率的角度看,这都很不经济,有企业已处在濒临亏损的边缘。”近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石化集团总裁马永生直指石化产业现状,疾呼重视“转型升级”。

统计显示,今年前两个月,日用塑料销售收入增速相对缓慢。同时,外资品牌凭借设计精巧、做工精致的产品开始全力冲击,挤占市场

与马永生有着类似关注点的代表、委员不在少数。记者了解到,由于国内成品油市场趋近饱和、大宗基础化学品陷入同质,石化行业正面临深度调结构、转型升级的严峻挑战。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成为两会现场石化领域代表委员们热议的焦点话题。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的一项统计表明,今年1至2月,我国塑料制品业累计产品销售收入913.09亿元,同比增长24.4%,增速比去年同期加快1个百分点。除塑料薄膜制造业、塑料包装箱及容器制造业和日用塑料制造业外,其他子行业的销售收入增速均超过20%。前两月累计塑料制品业工业销售产值936.35亿元,同比增长22%。其中,塑料丝、绳及编制品制造业增速较快,同比增长38.5%,塑料包装箱及容器制造业和日用塑料制造业等工业总产值也保持20%以上的增长速度。

创新不足等问题凸出

从以上数据不难看出,在整个塑料制品业中,日用塑料的销售收入增速相对缓慢,工业总产值的增长速度尽管保持在20%以上,但与其他子行业38.5%的增速相比,还有相当的差距。

全国人大代表、齐鲁石化总经理韩峰告诉记者,行业目前交织着三股实力同台竞争,“一是独资化、本土化的跨国公司纷纷布局国内市场;二是政府主导下的民营炼化企业不断集约化整合;三是以央企、国企为主的老牌炼化企业继续发展。”伴随竞争加剧,结构矛盾突出、产品偏向低端、创新能力不足等问题也暴露出来。